鼎点娱乐登录平台

鼎点娱乐登录平台

因为迪奥“马面裙”火了

来源:本站添加时间:2022/09/12 点击:1

  因为迪奥“马面裙”火了乍一看,款式并不出彩——版型宽松,配色单一。与迪奥一向注重法式高雅、时不时剑走偏锋的设计可以说相差甚远。

  细心的网友发现,这条所谓的“迪奥新款”全全抄袭了中式“马面裙”——明清时期流行了600多年的女装样式:

  可恨的是,迪奥的设计师竟然嘴硬,称半裙采用了“标志性的迪奥廓形”,而对“马面裙”三个字只字未提。

  更有网友吐槽:要是这样一条“没有绣花、没有织金、普通混纺面料的基础款”素色马面裙挂在某宝上,基本上都是卖60-100多的白菜价——只要是汉服爱好者可能都买过极其相似的“同款”!

  迪奥却挥舞品牌旗帜,走上春秋大秀的“雅堂”,以 29000 美金的天价热销,上架不久便被抢购一空。

  “抄袭”、“文化盗窃”、“文化挪用”等关键词迅速将迪奥推上了国内网友的风口浪尖。

  不仅是被国内网友“网暴”,法国留学生也线下“围攻”迪奥,一百多人手持标语大喊口号抗议,大快人心。

  面对逐渐发酵的争议,迪奥官方目前没有明确表态,不过在中国市场内已经默默下架了这款“新品”...

  此次迪奥作为海外“大牌”的抄袭风波,不仅引发国内时尚圈圈内人士的热议,也带动了广大留学生在内的圈外人员的强烈反对。

  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圈外人士介入“马面裙”争议,舆论衍生出了一系列迫切的问题:

  “马面裙*早起源于宋代女装,初为妓女所穿用......后来,广大女性发现,这种裙子因为开跨,不仅方便劳动,还方便骑驴......起初一些士大夫还痛心疾首地批判旋裙开跨,有伤风化,但也很快就抵挡不住“真香定律”,不仅自家女子纷纷穿起这种裙子,甚至文人自己也开始穿旋裙。”

  所以,马面裙早在 800 多年前已经是炙手可热、汉族女性争先追逐的时尚单品。

  明清时期,马面裙则迎来了鼎盛期,是上至后宫、下至黎民共同追捧的服装。同时,裙子的设计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了不断的变化和革新,以迎合着世人逐渐多元的审美口味。

  “在明代早期,马面裙有时会出现整个裙子布满单一花纹的样式......随后,马面裙上的纹样越来越纷繁复杂,令人眼花缭乱,甚至出现了金光灿灿的“遍地金”马面裙。而到了明末,淡雅的白色马面裙又成为女性追捧的单品。”

  一波又一波的“马面裙热”,一直延续到清朝灭亡、民国时期,直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民国中期至抗日战争期间——马面裙才慢慢开始走出中国历史的舞台。

  总之,马面裙是一种诞生于中国本土但是在历史进程中不断发展、具有中国文化符号意义的传统裙装。

  二战后,随着东西文化的进一步交融,众多包括马面裙在内的东方服饰逐渐重新登上历史的舞台,体现出中国服饰设计在全球范围内的借鉴意义。

  王妃上身衣着白色衬衫,下身搭配一条清式红色刺绣马面裙。神秘的东方美学一出场便惊艳夺目。

  可见,西方“挪用”中国文化早已是常事,知名时装品牌在设计上借鉴东方元素更是早有先例。

  文化挪用是将本不属于本地的异域或其他民族的文化资源借用过来,从而对本地的文化形成影响,也创造出新的文化产品和现象。

  品牌创始人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就曾设计过一条“书法裙”,在真正意义上的 Dior 经典伞裙设计上引用中国书法作品的图案:

  迪奥另一大巨头、前首席设计师“海盗爷”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更是对中国元素情有独钟。

  他加盟迪奥后的首秀《海上花》就呈现了一系列灵动飘逸的中国式旗袍。成为迪奥的首席设计师后的海盗爷更是频频运用中国元素来设计高定服装和手提袋。

  不论是Dior先生还是海盗爷,他们在“挪用”其他民族的文化元素时从不避讳说出自己的灵感来源。

  一方面,他们“挪用”是出于他们对东方审美的认可和喜爱,我们作为被借鉴文化的一分子应该感到欣慰。

  另一方面,即使他们把自己的设计灵感广而告之,他们有信心不会有其他设计师能利用相同的元素做出更优秀、更新颖的设计。

  反观此次迪奥推出的“淘宝同款”马面裙设计,其技术含量相比前两位设计师的作品可谓是“大跳水”。

  对比“盗版”马面裙与海盗爷的旗袍,两者之间的差距其实就是挪用和抄袭的区别。

  只有建立在尊重基础上的借鉴,并在借鉴的基础上再次创造,才是正规正当的文化挪用。反之,掩耳盗铃地无脑模仿,*后冠以“标志性的迪奥轮廓”草草了事,则是妥妥的抄袭。

  如今,迪奥沦落到需要“抄袭”来应付消费者,不仅没有给予中国市场尊重,更是让其公众品牌形象大跌眼镜。

  挂着“大牌”的门面却频频打“烂牌”,直接后果就是口碑反噬,痛失所谓“蓝血品牌”的地位。

  广义而言,所有设计师的创造都是站在前人肩膀之上的再创造——这就是为什么,知识产权保护一直是服装设计领域的普遍困境。

  并且,如果设计拥有方没有申请知识产权保护,这种文化元素的“挪用”在法律层面上只能说是借鉴而不能定义为“抄袭”。

  虽然马面裙毋庸置疑是中国传统服饰,但是由于不曾申请相关权利,没有任何条例可以保护它,所以被他人随意“借鉴”无法避免。毕竟,百年前到底是谁设计了马面裙早已无法考据,谈不上拥有方的权利保护。

  但是,国人愤愤不平的原因与其说是法律层面上的抄袭,更多是有关文化盗窃的介怀。

  如此“创新”的设计说不上抄袭,但是......没有一点美感,甚至令人作呕。

  西方视角下的中国元素,不知为何处处透着一种“诡异感”——只展现“中国元素”却展现不了“中国气韵”,并且把中国风理解为充满东方主义的“妖冶蛮族”。

  可见,我们愤怒的,不单单只是版权问题,更重要的是西方视角下中国本土历史文化的承继。

  不论是2.9万元的奢侈品牌裙子,还是中国传统马面裙的服装概念——难以想象这些本身对普罗大众似乎都有一定距离、“不接地气”的话题竟然能够同时引发广大华人群体的愤怒。根本原因还是由于触动了某种共同的心理——文化自信。

  因为,马面裙所承载的意义,远远超出了衣服本身——它是我们一个民族历史、文化、工艺、美学的结晶和象征。

  一裙之争不会抹杀其百年古韵。反倒是因为此次迪奥“吃瓜”之机让广大国人了解到马面裙的前世今生。所以,我们更加应该“珍惜”此次契机,重新认识马面裙等宝贵的中华文化结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