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点娱乐登录平台

鼎点娱乐登录平台

从圣人故里走出的小学数学特级教师张宏伟

来源:本站添加时间:2022/08/01 点击:6

  从圣人故里走出的小学数学特级教师张宏伟张老师说:“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数学老师,重要的不是研究数学教材,而是研究数学,数学史,数学文化;研究儿童的学习规律,研究儿童的认知特点。数学老师不是教课本和知识点,而是教数学。哪怕是**年入职的老师,也有对教材进行部分调整,创生和再创造的权利。”

  研究教学通宵达旦,带毕业班“啃掉”学校所有教学资料;能把数学课上成语文课、科学课、音乐课……敢在上课时间带着学生满校园“活动”,到校外量马路学“千米”;多科“通吃”,包班培养“全人”,努力让孩子“无死角地认识世界”……他就是“全景式数学教育”理论的创立者张宏伟,人称“教育疯子”。一位疯狂的数学教师,一位执着的小学教育者,一位孩子眼中“慈爱”的“太阳公公”,“照亮”了数学教育,更照亮了孩子们的心灵!

  北京亦庄实验小学教师,特级教师,山东省首批齐鲁名师,北京市小学数学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全课程”教育实验研究中心核心专家,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指导教师。多种版本教材编者,创立了“全景式数学教育”体系,代表作品有《构建全景式的数学生活》《小学数学五还原教学法》等。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猜猜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北京亦庄实验小学(以下简称“亦小”)教师张宏伟的话一出口,二年级“小蜜蜂班”的31个孩子大多数快速举起了手,有几个孩子感觉还不确定,眼睛盯着前方凝神思考。

  这是张宏伟上的“典型”的数学课,师生正在研究“长度”。而“长度”这个数学概念在他的课堂上,是语文,更是生活;是动脑动手去测量、计算的“引子”,更是无边无际认识世界的工具。

  这样看似有点“疯狂”的数学课,正是“疯子”张宏伟“育全人”的教育追求。他浓眉大眼,中等身材,皮肤偏黑,脸庞帅气,但47岁的他两鬓有些许斑白,一点都不像人们印象中的小学低年级教师。

  课间,“亦小”教师卢小柯向记者透露,“张宏伟特别痴迷数学,他就是个‘数学疯子’”。张宏伟被称为“数学疯子”已经不是**次了,此前在“亦小”挂职半年多的广州市番禺区语文教研员汪秀梅也这样说过。

  北京亦庄实验小学实行“包班制”,张宏伟除了执教数学学科以外,还负责“小蜜蜂班”的体育、科学和戏剧学科,他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数学教师。“亦小”原校长李振村总结道,张宏伟就是一个“教育疯子”。

  “我原本想考大学然后做其他工作。”1986年,16岁的张宏伟中考考了全县第七,他的想法是去县城读高中,然后考大学。

  “你两个弟弟还要上学,咱家供不起!”海军退伍后当教师的父亲掐灭了张宏伟的那点“小心思”。于是,师范学校成了张宏伟的下一站。

  “从那一年、那一天起,我注定要做一辈子教师。”从被迫的选择到特别的热爱,张宏伟内心感慨万千。那是一次“意外”,其实也是一次“机会”。

  张宏伟1989年被分配到山东济宁老家当数学教师。“村小基本都是民办教师,我是数学学科唯一一名师范毕业生,所以我很自信,也很自负。”刚刚工作的张宏伟有些特立独行,拿着一本《特级教师教案》,以每周12节的速度连续上了24节新课。单元提前结束,考试检测结果却一塌糊涂。

  “你还嫩了点。”父亲知道这件事后给张宏伟出了一个主意——与有经验的教师错开时间滞后教学。“就是比别人上课晚两天左右,先听听别的教师怎么上,有想法当然更好,没想法就依葫芦画瓢。父亲还传授给我一宝:‘把数学编成顺口溜,拿生活例子打比方’。”这让张宏伟的课堂有了不一样。第二年,他带的毕业班成绩全乡**。

  1991年,21岁的张宏伟担任了学区教导主任。“每逢检查或教研,我都被要求听课、评课。自己上课尚不成型,哪会评课?”没办法,张宏伟只能硬着头皮,咬牙硬撑:一是竖起耳朵,边听边“卖”;二是恶补评课知识;三是回家重新讲一遍听到的课,父亲点评自己听。

  这一切使张宏伟开始追问和反思:为什么这样教?还可以怎样教?张宏伟说,那一年是他入职后成长*快的一年。

  济宁市微山县实验小学是张宏伟的下一站。“**年,学校就安排我带毕业班(1)班,有几位老师坐不住了,要求学校撤换我,因为他们的孩子正好在这个班。”张宏伟很庆幸的是,校长力排众议,请其他教师容自己一试。

  为了不辜负领导的信任,不让师生失望,张宏伟“啃掉”了学校当时所有的教学录像和数学教学资料。20多年后,微山县实验小学教师张元珠遇到张宏伟后还不忘感慨一番:“至今,你是我们学校唯一一个‘啃掉’所有资料的人。”

  努力的汗水总会让人看见。1998年,28岁的张宏伟进入济宁市唯一一所市直小学——济宁学院附小。更高的平台、更多的机会、更浓郁的研究和成长氛围,让张宏伟的成长步伐愈加稳健。市优质课竞赛、省优质课竞赛,乃至全国优质课竞赛,张宏伟都登上过*高领奖台。

  “我能编教材?这不是做梦吧!”2003年,张宏伟受邀参与青岛版小学数学教材编写工作。那段时间,张宏伟对全国各大版本数学教材进行了系统、全面的研究,开始接触港澳地区及国外的数学课程,开始把数学与生活充分融合,开始尝试通过课程的力量促使学生以“探索、交流、合作”的新方式学习……

  2004年,山东省启动名师培养工程——山东省齐鲁名师工程。经过层层筛选和考核,张宏伟成为首批63名“齐鲁名师”人选之一。

  这个荣誉是不确定的。每位名师人选都要制定5年专业发展规划,每年提交成长报告和教学成果,5年后如果业绩达标并有相应的成果,将正式命名为“齐鲁名师”,否则到时除名。

  “数学教育到底该是什么样子?学生到底该如何学习……”张宏伟开始深度思考自己的教育教学。

  2004年,张宏伟经过总结后发现,自己的教育教学一直以来始终坚持5个基本原则。于是,他将其归纳为“五还原教学法”。

  “一是还原人本,即数学教育的根本目标是人;二是还原本质,即还原数学的本质、学习的本质;三是还原现实,主张数学学习就是学生的现实生活本身,在日常生活中学习数学;四是还原历史和文化,即数学要放到整个历史文化背景中学习;五是还原系统,即还原到整个人的素养发展中看待和实施数学教学,还原到整体的数学系统中学习数学。”张宏伟介绍道。

  时任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的张志勇看到这一理论后表示认可,还给予张宏伟许多鼓励。这件事至今仍然令张宏伟感动不已。

  “齐鲁名师的培养工程,让我从更高的站位,全面、系统地反思和展望我的教育教学,那几年的培养,使我在许多方面发生了质的变化。”回忆起那几年,张宏伟说道。

  2006年9月,张宏伟被评为山东省特级教师。几年之后,被正式命名为山东省首批齐鲁名师。一系列的荣誉和肯定,张宏伟声名鹊起。2010年,张宏伟被引进到杭州安吉路良渚实验学校,“在这里,我真切体会到了教育的精致、深入和细腻。”张宏伟说。

  良渚实验学校创办的**年,张宏伟虽然只是负责教育研究发展中心,实际上承担了相当于一个业务校长的所有工作,这让他熟悉了学校管理系统的运作、课程的设计与实施、活动的组织与管理,等等。同时,每位教师“把每个细节都做到*高品质”的觉悟,对他的工作乃至生活都产生了深刻影响。

  跨越式的成长过程中,北京亦庄实验小学又向他伸出了橄榄枝。2012年,张宏伟踏入北京,担任“亦小”课程教学部主任。在这所“全课程”实验学校里,张宏伟认为自己仿佛脱胎换骨,“我开始用‘全课程’的‘基因’重新编辑数学课程、编辑教学、编辑课堂、编辑我和孩子们的教育生活,我开始尝试建设更完整的数学课程,试图超越教材、超越课堂、超越教学……”

  “能否根据‘全课程’理念,跨领域重建系列数学项目课程,实施定制化学习?”张宏伟在学校里进行了探索和实验。2013年9月,为了让数学更好玩,让孩子更喜欢学,他又开始数学课程和教学戏剧化的实验。

  在此期间,张宏伟又开始疯狂读书,他重读了关于课程、脑科学、儿童心理学、过程哲学、创造性戏剧的书籍,并在李振村、陈洪杰等专家的指导下,全面系统地梳理、整合自己20多年的教学实践,确定以促进学生全面、完整、自主成长为目标,以建设更为全面、丰富、完整、跨界和好玩的综合性数学项目课程为核心,*大程度实现定制化、个性化、自主性学习的数学教育实验方向。

  全景技术的理念是“让人们无死角地认识世界”,2013年底,张宏伟在“五还原教学法”的基础上,把自己的数学教育实验正式命名为“全景式数学教育”,旨在通过数学课程、数学学习的重建,让学生无死角地认识数学世界,无死角地用数学认识世界,继而无死角地认识自己,成长为独具个性而又完整发展的人。

  “让孩子在‘整个原始森林’中研究‘一棵树’,通过‘一棵树’窥探整个‘原始森林’。”这是全景式数学教育的核心主张之一。

  到“亦小”*初的两年时间里,张宏伟和全体教师一样,全身心投入,不遗余力,疯狂工作。

  “为工作熬到深夜是家常便饭,有时通宵工作都是很可能的。”谈及过往,张宏伟感慨地说。

  如此疯狂工作,如此悉心研究,让他真正成为同事眼中的“数学疯子”“教育疯子”。

  可是,2013年初夏,张宏伟的身体开始出现状况,2014年趋于严重。“力不从心”的他不得不辞去行政职务,然后专心包班,将精力投到班里的孩子身上,投到课程建设和教学研究上,全景式数学教育理论因此日臻完善。

  那么,如今的全景式数学教育究竟涵盖哪些内容?概括成一句话,就是“建设更为全面、丰富、完整的数学课程,培养全面、完整发展的人”,即“全景”育“全人”。

  “这里的‘全景’绝非面面俱到,而是完整地关注数学内容和过程的所有关键节点,把培养学生数学素养融入合适的网络系统。”张宏伟强调。

  全景式数学教育补充和完善了数学课程的内容,在遵循数学本身逻辑体系的同时,对课程进行总分重建、大模块重组和跨领域主题化、项目式整合。它通常以综合性的课题研究和项目学习的方式运作。

  **天,张宏伟和学生一起猜想“长度”。“桌子有多长?小树有多高……如果手边没有尺子,你怎么知道它的长度?”

  第二天,张宏伟和学生一起实地测量。他带着学生踏入校园的各个角落,双杠有多长?几个学生用各种手段进行测量,有借助手掌宽度的,有借助胳膊长度的;沙坑有多宽?有学生坐下来把腿长当作测量工具,有的直接看几步能走完,张宏伟也迈着步子测量了一番……

  第三天,张宏伟和学生一起观看测量结果并讨论,比如沙坑长度测量,有的学生说是12步,有的学生说是10步,张宏伟自己则走了6步,同样的距离不同人却用了不同的步数,由此显示出固定长度单位的重要性。师生共同探索各种中外长度单位的来源,学生重新理解“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咫尺之间”等语文学科的知识。

  这几节课上,无论学生的猜想和思考多么“离谱”,张宏伟都予以肯定。“不给学生设限”是他的教育原则之一。

  在张宏伟看来,让学生全方位了解某个领域的内容至关重要。据他介绍,全景式数学教育针对传统数学课程和教学存在的问题,试图从“内容的全景、结构的全景、现实的全景、历史和文化的全景、思维的全景、学习方式的全景、课型和课堂结构的全景、目标和评价的全景”8个不同维度进行补充、调整、完善,甚至是重建。

  比如,学习要经历“浪漫—精确—综合”的过程,浪漫是开始有所领悟的阶段。以往教学中,更多的是让学生直接经历“精确—综合”的过程,而全景式数学教育“结构的全景”这一维度中,就把课前、校外的“浪漫”过程纳入课程和教学设计范围。

  在“现实的全景”这一维度中,既包括数学知识,也包括数学与科学、戏剧、文学、体育等学科的整合,还要强化和突出数学与环境、生活、技术等各种资源的融合。

  在张宏伟对未来的设想中,全景式数学教育尝试构建一种“大数学教育”“新数学教育”,追求数学更丰富、更完整、更全面地指向学生,指向全人,努力实现由“教孩子数学”向“用数学教孩子”的真正转变。

  当你真正走进张宏伟的班,看过他的课堂和他与学生的相处后,你就会发现,这样一个中年汉子,竟然如此适合小学低年级的教室!

  张宏伟现在和搭档卢小柯包班二年级“小蜜蜂班”。一年以前,张宏伟和另一位老师带的确实是“小星星班”,那个班带了有几年,张宏伟付出了太多心血,“小星星班”的孩子和他也很要好,亲切地称他为“太阳公公”。

  下课了,“小蜜蜂班”的孩子纷纷跑到张宏伟身边继续聊“长度”的话题,早已没了上课时的“怨气”。

  张宏伟特别能说,从他发光的眼睛和话语中,我们很容易感受到他对学生的爱。因为他的讲述中,有一大半是关于学生的。

  “两支铅笔垂直交叉怎么比较长度,学生能想到利用一个圆圈来测量,的确太令人惊讶了!”

  看到学生思维迸发的火花,谈起学生的快速成长,张宏伟眼中充满希望和热情,那种情绪让记者不自觉地受到感染。

  在他的教育教学中,“不给学生设限”是一条很重要的原则。“只要给孩子充分的自由、空间、尊重和信任,他们就会给你带来无限惊喜。”

  2013年到2014年,因为疯狂工作、经常熬夜的缘故,一场大病也让张宏伟安静下来,更清楚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

  张宏伟,一位被称为“教育疯子”的数学特级教师,每一堂“家常课”堪比公开课。

  张老师对自己课堂的苛求程度让我敬佩得五体投地。他竟然常常让爱人扛着摄像机拍摄他的“家常课”,回去一遍又一遍反复研究,课堂上哪句话该说,哪句话不该说,哪个环节需要调整,他都要反复琢磨。

  一次,学校举行“每周一讲”,张老师在介绍自己的备课情况时,又一次震惊了我们。按理说,他对教材已经烂熟于心,不用备课照样能上好课。但他无论是PPT还是教案的准备都尽善尽美,甚至教案中还有针对本班不同层次学生的“定制教案”。

  还有一次,我在和他爱人闲聊中得知,张老师每晚备课几乎都要到凌晨1点多,真可谓呕心沥血!

  教师黄烨连续听了张老师一个多学期的课,每一次听完课都会和我分享她的震撼和感动。

  特别是他班上学生的改变,从*初课堂上的懵懵懂懂、糊里糊涂,到如今的精彩迭起、自信表达。“全班学生看不出谁是*好的,个个专注,个个能讲。”黄烨兴奋地说。

  在“亦小”品牌教师周之张宏伟周上,张老师班的孩子变化之大也令同行惊叹。落落大方的气质、自由自在的学习状态、活泼跃动的思维……课堂经常处于半“失控”状态,而孩子们思维的火花就在这种“失控”中像雷达电波一样蓬勃迸发。所有孩子的注意力又都集中在学习内容上,每个孩子都在思考,都在踊跃发言,都自然而然地跑到前台讲解……

  这种状态,反映了孩子们内在的安全感和自由感。这些都是包班教师的关爱、包容和理解带来的,绝非一日之功。真心感谢张老师和他的搭档,把孩子们教得这么灵动和滋润。